跌入谷底、陷入绝望之后,人生才真正开始

这里的绝望并不一定是跌入人生谷底,或者破产、坐牢,抑或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这类的跌入谷底,陷入绝望。一颗颗牙奇形怪状、又黄又黑,因为牙釉质被破坏,好几颗牙都已经空了。

很多朋友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可能会感觉不舒服。但是我想我们的生活里并不缺乏这样的经历。这里的绝望并不一定是跌入人生谷底,或者破产、坐牢,抑或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这类的跌入谷底,陷入绝望。

我是四环素的受害者。

我的牙不光长的不整齐,更不会白到刺眼。一颗颗牙奇形怪状、又黄又黑,因为牙釉质被破坏,好几颗牙都已经空了。

从我开始和别人接触,特别是和陌生人接触的时候,有了意识以后,就很自卑,不愿意往人多的地方去,即使和很多人在一起,或者是和很熟的朋友在一起的时候,才会稍微放松一点。但是,即使和很好的朋友在一起,我也不敢大笑,怕露出满口的黄牙,一是怕被人嘲笑,二是怕自己表现出不自然出来。

所以,我身边真正玩到一块去的朋友不多,因为我在刻意回避着可能的被嘲笑,所以有时候自尊心过度,哪怕是别人一个不经意的眼神或者停顿,我都会觉得受到了侮辱。

很自然的,我喜欢独处,喜欢自己看书,不太愿意和人打交道。

即使到了大学以后,因为初到一个陌生的环境,自我保护更为严格,而且我那时候很胖,入校体检,那个秤好像最高时110公斤,做体检的医生摇了摇头,给我写了个110公斤。

又胖又丑还有该死的四环素牙,在那个时候让我感觉到的就是深深的绝望。

本来高中时还自以为自己比大部分人聪明,不用太努力,成绩也还不错,但是到了大学,发现大家绝大部分人都比我聪明,这种感觉,我想大家应该能够理解。

其实,我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真正的把这些事放下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也找不到一个明确的什么事件或者时间点。但是,我慢慢的能在陌生人面前开口说话,滔滔不绝之后,也就忘了这茬,也敢于放开了大笑了。以至于现在很多朋友都觉得我是个很开朗、很外向、很能说话的人。

很多朋友对于绝望的最初的体验大部分都是来自于身体上的缺陷、家庭的原因。从家庭的襁褓离开,开始面对陌生人,面对社会的时候,这种绝望的体验可能会更真切。

人只有经历过这些无可奈何的绝望,没法改变的事情之后,才会真的放下,或者真的明白,很多事情不是由自己选择的,真正我们能够选择和左右的事情少之又少。

今天要讲的这篇,是《庄子·德充符》。其实这篇放在整本《庄子》里来对比,会发现很特别,也很有意思。这一篇庄子基本上就是讲了几个一样的故事。只是名字换了一下,庄子为什么要反反复复去讲几个残疾人的故事呢?都是残疾人逆袭成功的故事。他们能够获得权利而不要,拒绝男人的追随、拒绝女人投怀送抱,还在精神上藐视圣人。


跌入谷底、陷入绝望之后,人生才真正开始



我们简单的讲其中一个故事,大家感受一下。

鲁哀公问于仲尼曰:“卫有恶人焉,曰哀骀它。丈夫与之处者,思而不能去也。妇人见之,请于父母曰‘与为人妻,宁为夫子妾’者,十数而未止也。未尝有闻其唱者也,常和人而已矣。无君人之位以济乎人之死,无聚禄以望人之腹。又以恶骇天下,和而不唱,知不出乎四域,且而雌雄合乎前,是必有异乎人者也。寡人召而观之,果以恶骇天下。与寡人处,不至以月数,而寡人有意乎其为人也;不至乎期年,而寡人信之。国无宰,寡人传国焉。闷然而后应。氾而若辞,寡人丑乎,卒授之国。无几何也,去寡人而行,寡人恤焉若有亡也,若无与乐是国也。是何人者也?”(《庄子·德充符》)

这个故事的大意是:卫国有个面貌十分丑陋的人,名叫哀骀它。男人跟他相处,常常想念他而舍不得离去。女人见到他便向父母提出请求,说’与其做别人的妻子,不如做哀骀它先生的妾,’这样的人已经十多个了而且还在增多。从不曾听说哀骀它唱导什么,只是常常附和别人罢了。他没有居于统治者的地位而拯救他人于临近败亡的境地,他没有聚敛大量的财物而使他人吃饱肚子。他面貌丑陋使天下人吃惊,又总是附和他人而从没首倡什么,他的才智也超不出他所生活的四境,不过接触过他的人无论是男是女都乐于亲近他。这样的人一定有什么不同于常人的地方。鲁哀公把他召来看了看,果真相貌丑陋足以惊骇天下人。跟哀公相处不到一个月,便对他的为人有了了解;不到一年时间,就十分信任他。国家没有主持政务的官员,哀公便把国事委托给他。他神情淡漠地回答,漫不经心又好像在加以推辞。哀公深感羞愧,终于把国事交给了他。没过多久,他就离开我走掉了,哀公内心忧虑像丢失了什么,好像整个国家没有谁可以跟我一道共欢乐似的。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?”

看到这里,我们可能也会很纳闷,这个人凭什么呢?那些被他吸引的人,包括那些甘愿嫁给他为妾的女人、甘愿把宰相高位给他的鲁哀公可能都百思不得其解。我们身边可能没有这么极端的例子,但是仔细想想,类似的人可能大有人在,相貌平平,甚至丑陋无比,用放大镜去观察,也没发现有什么过人之处,但是却被绝大部分人喜爱,甚至是追随。

后边是孔子和哀公的对话,原文比较长,捡起扼要简单说一下。孔子最后总结说:今哀骀它未言而信,无功而亲,使人授己国,唯恐其不受也,是必才全而德不形者也。”

哀公曰:“何谓才全?”仲尼曰:“死生存亡,穷达贫富,贤与不肖毁誉,饥渴寒暑,是事之变,命之行也;日夜相代乎前,而知不能规乎其始者也。故不足以滑和,不可入于灵府。使之和豫,通而不失于兑,使日夜无郤而与物为春,是接而生时于心者也。是之谓才全。”

“何谓德不形?”曰:“平者,水停之盛也。其可以为法也,内保之而外不荡也。德者,成和之脩也。德不形者,物不能离也。”(《庄子·德充符》)

这里简要的翻译一下才全而德不形才全就是死生、存亡、穷达、贫富、贤与不肖、惠誉、饥渴、寒暑,这些都是事物的变化、命运的流转。就像白天黑夜交替,而我们的智力无法预测和知其缘由。所以,一切遭遇都不不足以扰乱和谐,也不能进入内在世界。要使内心保持愉悦,通达万物而不失其真实。无论日夜,时时刻刻都与万物相推移,相互配合好像四时源自心中一样。这样叫才全。德不形是指:平,是水静止时的完美状态。它可以作为测量标准,内在持守,而外表不动荡。德,就是保持和谐的那种修养。有德而不表露于外,万物自然不能离他而去。

可能这么按照字面的解释,很多朋友还是不容易理解,或者理解为:这不就是认命吗?虽然说,认命从普通意义上来说是一种消极的状态,但是有些人认命以后破罐子破摔,逃避、厌世、觉得谁都在和他作对,这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。还有一种认命是放下,打破自己的不切实际的虚妄,或者认识到人生很多事都由不得自己,就如上边所说,死生、存亡、穷达、贫富,很多事都是人生际遇不同。

我们绝大部分人都不是什么大人物,没有办法经历那种风云际会,如惊涛骇浪般的传奇人生,但是也都会有浮浮沉沉、起起落落。如果我们得意时忘形,失意时懊恼,你基本上也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活在当下、感受真实,根本不可能用和谐的心态与内外相处。结果就是物能离也,人和万物都远离你。

庄子这里所说的,并不是我们普通意义上的道德,他有两个含义,一是“忘形”,一是“忘情”。就是不以自己的形体为好坏,不以自己的好恶为评判标准,这就是庄子所讲的,你也可以理解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

人”与“”是两个不同的概念。“”是指立于天地之间、贯通天地、得天地之德行的君子;而“”在造字上就表示一只眼睛的人,言下之意,是指被戳瞎一只眼的人。

“人”是统治阶级,是君子、靠智慧保有全形的人;“民”是犯了种种错误,被戳瞎眼睛、锯掉手脚形体不全的人。

这里就是做“人”的意义,这里的“人”反而不是形体的健全与否,而是德行的完整与否。

经历过绝望之后,有些人反而能把那些无法改变的,还有自己不切实际的虚妄放下,让自己做到“忘形”与“忘情”,德合万物,重新发现世界的美好,感受逐步走出低谷的一点一滴确定的幸福,美好的人生才真正开始

"跌入谷底、陷入绝望之后,人生才真正开始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