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专访演员张桐:我曾经像是一块行尸走肉!

坐在我面前的青年演员张桐,实际上已经出道17年,不过他的曝光率一向不高,属于典型的“戏红人不红”那一类。

坐在我面前的青年演员张桐,实际上已经出道17年,不过他的曝光率一向不高,属于典型的“戏红人不红”那一类。在临近不惑之年的当口,他终于和厮杀许久的重度抑郁症,达成了求同存异的谅解协议。


赵峰|文


书写黔南红色传奇的电视剧《星火云雾街》正在CCTV 8热播。

对于男主角张桐来说,剧中人物卢人杰在心路历程上的前后转变,某种程度上印证了他自己这些年的变化。“这其实是一个人从’失去自我’到‘找到自我’的过程,他在完成自我救赎的同时,懂得了牺牲、坚定了信仰,这种转变最打动我。”他如是说。

独家专访演员张桐:我曾经像是一块行尸走肉!


2018年4月3日,张桐凭借在《绝命后卫师》中的精湛表演,在吴秀波、张嘉译和张译的夹击中突围,拿下“飞天奖”最佳男演员奖。

这多少让人感到意外,有人认为:在所有获得提名的电视剧中,《绝命后卫师》的题材更符合“为国家献礼”的调性需求,它在那座奖杯当中占有较大的权重。

对这一观点,一位老牌电视剧导演告诉记者:“符合献礼需求的电视剧多了,而且飞天奖和其他奖项不同,它以权威和严肃性著称。一个演员能获得这个殊荣,一定是在表演上呈现了很高的水准。”

独家专访演员张桐:我曾经像是一块行尸走肉!


一个低调的高学历演员

张桐是影视行业中少有的高学历演员,他在法国里昂艺术戏剧学院读到了硕士,还曾在南开大学计算机专业攻读。

由于在市场上缺少足够的包装和宣传,了解他这些优势的观众并不多。某种程度上,在当下的娱乐影视圈,艺人需要宣传和造势到位,才有可能当红并进一步获取更多机会。

但张桐说:“我38岁了,以前没特意做过炒作的事情,以后也不会那样去做。观众能记得我饰演的角色的名字,我就知足了。”

独家专访演员张桐:我曾经像是一块行尸走肉!


他的要求并不高,以至于为他确诊的医生,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说:“魏和尚,我是你的影迷!”

那是在2011年的冬天,张桐在母亲的陪同下,走进北京一家以神经科著称的医院。在做完常规的身体检查之后,医生让他填写了一份详尽的问卷。最终,他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。


“你的这个病症不算特别严重,不属于常规意义上的病理型抑郁症。” 医生一方面似乎在宽慰他,一方面又郑重的叮嘱他开始服药。

在去医院检查之前,张桐正在拍新戏,“那是一个氛围特别好的剧组,有一个很好的导演信任我,有一群演员同事支持我。”

但他就是感知不到快乐,并且注意力无法集中,这让他极其痛苦。


拍戏过程中的“异见”诱发抑郁症

原来,2010年一段长达三个月的拍戏经历,就像是一截毛色看上去有些吊诡的长尾巴,时不时的就闪现在张桐的脑海中,那种没有规律的“折腾”着实令他不堪忍受。

“到现在我也不认为是那个人错了,但也不是我错了。事实上完全可能大家都没有对错之分,只是各自的角度不同罢了。或许是因为我当时的智慧不够,才导致抑郁症被诱发。”张桐说。


“那个人”指的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导演,而彼时的张桐已经出道8年,有过足多可以证明自己实力的作品,如:《亮剑》《中国近卫军》《一代大商孟洛川》《铁梨花》等。

在拍摄那部电视剧的过程中,张桐的表演被频繁、持续、碎片化的打断,导演不断否定他的表演,他开始尝试就演戏层面的问题和导演沟通。“每次交流过后,我变得更加茫然无措,在逻辑、情境、人物诠释等各方面都想不通,觉得不对。”

精神上的障碍和混乱,或许就在反反复复的无果沟通中,趁虚而入了。


因为导演开始用“下命令”的方式来主张自己的权威,这让本以为“对人物塑造的理解度和表演方式的分寸感上”已然很成熟的张桐,开始找不着北。

“作为演员,我肯定想去配合,但我在内涵层面理解不了为什么要这样演,自然在外在表达的时候就做不到。”他说。

一个是要充分释放话语权的新晋导演,一个是智慧不够(不擅油滑)认死理儿的资深演员,二者之间的认知矛盾,让本该洋溢着激情创意的剧组氛围,变得异常压抑。


“你们当时的合作模式,会不会有点像当初王家卫和梁朝伟之间那样?”记者问。

据说王家卫曾一遍遍地打断和否定梁朝伟的表演,以期通过故意的刁难来打碎后者的自信,从而塑造一个甚为特别的角色。

“我们之间的合作完全不是那回事儿,大家都不在那个量级上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张桐笑的很开心。时隔8年,他可以用更加平和、客观的态度去回溯。


所以他一再强调:“关于艺术创作的争论和异见,很难用对与错去明确。我只是觉得当初的那个交流和指导的方式让我很不舒服。”

就这样,张桐说自己像“行尸走肉”一样,在始终麻木的状态下完成了拍摄。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的大脑进入一种不断求证的恶性循环状态中。

“我想弄清楚‘我为什么接受不了导演的创作逻辑和表达方式’,我想找一个可以疏通自己的出口但却不能,这或许是触发我抑郁症按键的最直接原因。”张桐说。


遇见崔永元,“好人才得抑郁症!”

2015年,崔永元主持的一档节目《谢天谢地你来啦》开播,它以“高难度挑战演员的现场临机表演能力”著称,据说“很多演员不敢去,去过的不再去”。

但张桐去了三次,看过他的现场发挥,有些人说“法国里昂艺术戏剧学院的硕士,果然不是盖的。”

作为抑郁界资深人士,崔永元认真地告诉张桐:“抑郁症可以看作是上帝给你另外打开一扇比较不同的窗户,只有善良、坚持原则又非常聪明的人才有资格得这种病。”


心理学家们已经总结出抑郁症易感人群的相同特征:对自我要求高,经常自省;情感丰富;比较善良。

我们很难想象一个阴骘、奸猾的坏人会得抑郁症。

在认清上述规律的基础上,张桐说:“它可能就是一次精神感冒,它不是我的敌人,它会提醒我适当的停下脚步,去放空、去关注更美好的事物。”

2018年于张桐而言,有两个“突破性的”收获:一个是接拍《星火云雾街》,“卢人杰这个角色,和我以往饰演的热血形象都不一样,他不是非黑即白的人物,他有邪性的一面,属于左右逢源、人魔合一的角色。”


另外一个是,他接拍了一部院线电影,是香港鬼才导演彭顺的新作《百万雄师》。

“所有的快乐和幸福都是相对的,作为一个演员,能够有新的尝试就应当感恩。”张桐说。

他最后向记者透露,希望可以有机会拍摄网剧。

“岁月”这名神偷在他身旁觊觎多年终不得手,他的状态仍然年轻,他的演技趋于纯青。

或许他与戏骨之间,就只隔着一个“老”字。

"独家专访演员张桐:我曾经像是一块行尸走肉!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